タグ » 生活

寒暄/Mayi

昨晚外子洗澡後一邊喝他的生啤,一邊像一個懷春少女自顧自傻笑。他說:「Mayi,我今日有一件有些少開心的事~(原文是:今日はちょっと嬉しいことがあった)」

我問他是什麼,他還故作神秘說:「你猜猜?」好吧好吧,滿足一下你要我猜謎的欲望。我說:「加花紅?」他搖頭。「升職?」他搖頭。我就說出所有關於公司、工作有關係的喜事開心事,他都說不是。我心想:「你不是應該被表白吧?」最後面露不悅說:「不猜了!你直接說吧!」

他說這幾日因為自己的一個小舉動而帶來一個小轉變。

首先介紹一下他辦公室的格局。我和孩子在他公司新裝入伙時參觀過他的辦公室一次,人家的爸爸都是在辦公室門口、孩子叫「爸爸!」之後可跑過去座位抱抱。但外子的辦公室卻要穿過很淵迴的走廊,再經過很多檔案櫃、玻璃房,過幾道要密碼和工作證才能通過的門,終於到了!那部門似乎專門負責研究或分析,處理很多重要資訊,所以那裡的職員都工作得特別專心和安靜。

外子說,每天六七點的時候,有一清潔嬸嬸會安靜的入辦公室為他們清理垃圾桶。每個人的cell都有一個垃圾桶,清潔嬸嬸每天都安安靜靜的清理N個垃圾桶,然後又安安靜靜的走了。

幾日前又見到清潔嬸嬸如常安靜的倒垃圾。他想:「嬸嬸每天這樣為我清垃圾,辛苦了。」於是他終於鼓起一直儲起的勇氣,用廣東話說:「唔該!」(謝謝!)清潔嬸嬸抬頭望望他,然後展現出他未留意過、未見過的笑臉。嬸嬸很開心的問他:「仲未收工呀?」(還未下班嗎?)外子用他唔鹹唔淡的廣東話說「還未」之類的,然後嬸嬸就離開到其他地方清理垃圾。

之後清潔嬸嬸每次經過外子的座位,她的心情好像特別好,外子也會說:「唔該!」。正如我之前所說,他的辦公室是很寧靜的。很多人聽到這句「唔該!」然後藏在心裡。大家應該留意到清潔嬸嬸的轉變,由安安靜靜像「隱形人」一樣清潔垃圾,卻變成有微笑表情、懷著好心情清理垃圾的人。

我問:「之後呢?」

之後,每天多一兩個職員會說:「唔該!」然後清潔嬸嬸的心情又變得更好,會快樂的問:「仲未收工呀?」。直到昨日,外子說他從清潔嬸嬸入辦公室清潔垃圾開始,聽見很多句:「唔該!」和「仲未收工呀?/放工未呀?」。辦公室充滿了清潔嬸嬸愉快的心情。

我問外子:「這就是你些少開心的事情?」他像小朋友一樣開心的點頭,說:「因為是我開始的!你不認為這是很美好的轉變嗎?見到清潔嬸嬸開心,我也開心。」

外子外表是很冷酷的,然而他內心柔軟、有些温暖舉動我還是會很欣賞。例如之前他在日本領事館見到被偷銀包的同鄉,他會二話不說拿出他一個星期的零用接濟他。這一次他鼓起勇氣跟清潔嬸嬸寒暄,表達對嬸嬸清潔的謝意,其實同時也是傳遞:「我是見到你的,謝謝你每天為我清理垃圾!」的意思吧,所以清潔嬸嬸快樂。因為那句「唔該!」其實是對勞動者的肯定和尊重,是人與人之間對等的交流。

我像稱讚孩子的跟他說:「乖~」其實心裡還有不敢說、免得他太驕傲的話:「心地真善良,所以我選擇你啊。」 さらに9語

生活

德國學車記(四)

之前說過在德國使用了國際駕駛牌6個月後,如果在德國有長期居留證,就得申請德國車牌。如在國外已經有車牌的,有可能可以直接轉牌而不用再考試,例如日本。有些地區,例如有美國的佛羅里達駕照,就要通過駕駛理論考試才可申請轉牌。完全沒有對照的,如中國車牌,就得通過駕駛理論考試和路試,才可申請轉牌。詳情可參考以下連線:

https://www.bmvi.de/SharedDocs/EN/Documents/LA/driving-licence-provisions-fact-sheet.pdf?__blob=publicationFile

需要考試的,無論是只是筆試或筆試加路試,都先要找一家有轉牌經驗的駕駛學校,例如會說英語的。他們會指導你如何準備轉牌文件 – 到哪裡去翻譯你本身駕照、驗眼證明書、那裏報名急救課程等等;如需筆試的,他們會給你一個手機程式去學習和練習。當你準備好所有文件,就可以到駕駛執照辦公室(Führerscheinstelle)去轉牌,或登記(如需考試者)。

登記以後就準備考試了。沒有期限的,準備好才考,因為不合格的次數是有上限的。通常在大城市,如法蘭克福和柏林,以英文教授的駕駛學校和急救課程也不難找(甚至有中文的駕駛學校)。理論考試則有多國語言選擇。當你準備好了,駕駛學校就會安排報名考試,到時候你在試場出現就可以了。

考試合格以後,就可以回去駕駛執照辦公室去領牌了。德國駕照通常有效15年。根據守則,他們是要拿走你原來的駕照保管的;當你離開德國時方可取回,但大部分情況都可以跟他們周旋一下,保留自己原本駕駛。

駕駛學校會騙人多掙錢嗎?根據他們的制度,騙人不是很容易。所有考試費、課程費用都明碼實價。如他們被投訴是很麻煩的。唯一可能是駕駛老師增加上駕駛課的次數 – 那你就要考慮自己的需要了。

德國申請轉牌是繁複的。如果要每天駕車上班的話,最好早點安排,以避免要無牌駕駛。

德國

德國學車記(三)

老師問我考試那早上要不要多上一課?好的。考試當天早上天色昏暗,一定是要下雨了,天氣預報也是這樣説的。也算了吧,控制不了。到我考試時,剛見到考官,豆般大的雨就啪啦啪啦的拍在我們身上,見面禮儀也來不及,我們就要急速跳上車。考官試一下我能否聽懂基本德文後,就開始考試了。

我的老師也像挺緊張的。我在考試時他一邊不斷地以笑話分散考官的注意,一邊以眼睛和手給我提示, 例如做對了、快點等。我只覺得很好笑,也放鬆了很多。

可能因為下大雨,路上的車走得慢點而行人也少了,在各種路段   – 市中心、住宅區、高速公路都走過以後,再由我試範一下各種泊車方法,約45分鐘,考官就指示我駕回到上車點。回到上車點後,雨也停了,一點點陽光從雲後慢慢滲出來。老師下車,但指示我留在車內。考官板起臉,慢慢的在後座填寫分數表。這幾分鐘很像過了很久,他終於開口了,一句,“楊小姐,”,他嘆了一口氣 – 看到他的表情,我有一點不安 – 我不要再考試啊!他看到我反應就笑了,跟我說,“恭喜你,考試合格,希望你以後會享受在德國駕車的樂趣。”

來德一年四個月,終於拿到這裡的車牌了。雖然不是什麼成就,但也算是邁進融入(“integration”)的一小步。考了牌駕車後駕車的信心和安全感多了。這樣我就可以自己開車不用柴可夫又可以照顧他啦!

德國

德國學車記(二)

我以為考過理論後,上幾課熟悉路面就可以考試了。開始時我當然慢慢的,小心的駕駛。可是這樣老師就覺得我信心不夠,會阻塞交通,對別人造成危險和麻煩。聽到他的評語以後我有點兒不開心,覺得他有點挑剔甚至歧視。但是,為了盡快考到車牌(每一課45分鐘要75歐羅哦),我也沒説什麼。

我挑了手動檔作練習和考試用的車,原因是想保留駕駛手動檔的權利(後來發現根本不用)。這裡幾乎所有的初學者都學手動檔;而且在歐洲租車,自動檔是貴一點的。還有一點自尊的問題 – 因為我本來就有手動檔牌哦!

奈何我天生手腳不靈活,在城中和高速公路上還可以應付,但在舊城的狹窄卵石街道上就常常拋錨(死火),阻塞交通。最後當然認命,乖乖的轉用自動檔考試了。

轉用自動檔,又對路牌、速度限制多點認識後,還有老師不斷在高速公路上鼓勵我暢快駕駛,我開始感受到點點“駕駛樂趣”了。最重要的是他終於肯讓我排期考試。

本來我覺得這駕駛老師有點挑剔歧視。但後來我發現德國這裡學駕車重點跟香港是很不一樣。香港注重的是預備考試 –  所以我們不段地在考試道路上轉了又轉,泊車泊不在框線內又不合格(不知道有沒有改變)。相對於這裡,考試是其次,上課目的是訓練有效能的駕駛者 – 大家自覺地保持交通暢順;所以,考試道路在考試前兩天才給我介紹,泊車,泊到就可以了,管它在不在框線內 (老實説,在德國很少看到泊車位框線)。老實說,我從這老師身上也學到不小駕駛技術哦!而後來溝通多了,發現他也不是挑剔,只是直接指出我不懂的東西吧。

德國

德國學車記(一)

從來沒有想過30多歲還要學駕車,考駕駛理論。。。來到德國以後,我的國際駕駛牌用了6個月,也沒有駕駛幾次,除了有“柴可夫”外,主要原因是沒有賞到駕駛樂趣。每一次駕駛也心驚膽顫。德國人除了習慣開快車外,他們的路也不好拐 – 車好像總是從四方八面開來。他們對不守規則的駕駛者很沒耐性(其實不是不守規則,只是不知道。。。),一不小心就惹來討厭又尷尬的響號。所以我對在這裡駕駛也沒有什麼熱情。但是我家沒有車到不了,還有我也要照顧柴可夫啊!(當然,我也沒有什麼駕駛天分)。

在德國使用了國際駕駛牌6個月後,如果在德國有長期居留證,就得申請德國車牌。有日本或南韓車牌的,不用考試就可以申請轉牌了。不幸地,我得從新考一個牌。我第一次在國外讀書時考了一個自動檔車牌,回家以後因爲想開手動檔車所以投資了一筆(不少的)時間和金錢考了一個手動檔牌。想不到要考第三次駕駛試!

好處是我們這一種也還是叫轉牌。所以比初學者的學習要求低一點。比如說不用上兩小時的晚上的高速公路課。但是在駕駛老師前開過一兩次車後,他建議我先通過駕駛理論才再上公路課。在德國,駕駛老師在駕駛考試中擔當是很重要的位置。他既決定你有沒有能力去考試,考試時他會坐在你旁邊的(他喜歡的話,會幫你分散坐在後面考官的注意力)。雖然我對我的駕駛技術有信心,但也無謂不聽話,乖乖的去上課了。德國駕駛理論考試問題庫有1350條問題,考試抽其中30條,錯兩條以上不合格。就這一個考試,我的駕駛學校就收了我約120歐羅(包考試費)。為了合格,我花了整整三個月把這1350條問題熟讀。。。

德國

How’s THIS for alfresco entertainment?

{“contentType”:”NEWS_STORY”,”id”:{“value”:”b88ae4be51be259754e22973aa8cec37″,”link”:”https:\/\/api.newsapi.com.au\/content\/v2\/b88ae4be51be259754e22973aa8cec37″},”originId”:”92cb68a4-4786-11e8-b1d3-8fd17f8663d7″,”origin”:”METHODE”,”channel”:”WEB”,”title”:”How\u2019s THIS for alfresco entertainment?”,”subtitle”:”An Athelstone home comes with QUITE the alfresco space”,”description”:”

ENJOY views over Black Hill and year-round alfresco entertaining from this updated family home at

EAST-HILLS

年紀越大無形資產越珍貴

不知你有沒有在異常忙碌的時期有這樣的感覺:你莫名的被丟到洗衣機裡不停攪動,從泡水到被洗衣液和消毒水「乸眼」到烘乾不斷不斷地轉動,身體動得比魂魄還快,一切都身不由己。

每個人都總有忙到「甩轆」的時候,偶爾的忙碌有助身體健康,還可以訓練腦力體力,不過長期而且過度的忙碌就會影響生活質素。

最近看了一篇報導指,如果要取捨無薪加班抑或準時下班但是扣薪水,在日本普遍上班族眼裡定會選擇無薪加班,他們甚至覺得加班是理所當然的。報導指原因有可能是日本曾經作為製造大國,工作時長往往與收入掛鉤,亦比較重視有形資產,即是金錢。這跟普遍歐美人士的想法完全截然不同。

世界最早而且最大的「無形資產工廠」例如Google和Youtube都是在美國崛起。歐美人士擅於利用無形資產例如創意和技術來賺取花花綠綠的鈔票,自然亦都相對重視自己的無形資產例如版權和時間等不被剝削。

即使現時日本和其他亞洲地區對於創意版權已開始重視,在亞洲地區普遍觀念時間依然不屬於資產。人們都相對較願意消耗大量時間在工作上,也不願意放棄一些金錢來賺回一些私人時間。

讓我想起我剛開始工作時亦曾經有較多的衝勁消耗所有時間在工作上。不過經過被「洗衣機」fing過烘乾再反覆亂fing的日子,年紀大了些,知識和經驗都增多了,自己有多少能力也考驗過。隨著各種無形資產的累積,有形資產自然就會相對貶值。所以人的身體有個很好的機制,到了該收斂的時候你會發福、你會脫髮、你會有啤酒肚有脂肪肝,大概就是警告你是時候要注意保養自己,因為你條命越來越值錢!

不過亦有種無形資產叫「價值」和「貢獻」,既然要做不如就善用工作時間發揮到極致,這樣才不負自己漸漸隆起的腹部贅肉!

Photo credit to: “War Stories” by UNKLE, 2007

鯨遊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