タグ » 環境

搶救大潭藻礁事件的社會觀察

林君諭/國立台北大學通識教育中心  

藻礁到底是什麼?又為何要搶救藻礁?

2018年4月28日,由多個關心桃園藻礁的民間團體共同組成的「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在總統府前的凱達格蘭大道召開記者會,並且舉辦了藻礁永存音樂會。在這個活動中,多個關心生態的環保團體齊聲表達「保護藻礁永不妥協」的信念,藉以喚起社會各界對藻礁的重視與保護的必要。

藻礁永存音樂會。圖片來源:作者。

對許多台灣人而言,藻礁可能是個陌生的名詞。藻礁是由無節珊瑚藻(也稱為殼狀珊瑚藻)在硬基質上生長造成的生物礁,由珊瑚藻一層層堆疊而成,十年才生長一公分,是極其珍貴的生態。日前經學者證實,桃園藻礁歷經約7600年的孕育,蘊含生物上的多樣性與地質上的豐富性,其多孔隙的特殊性是海洋生物的育嬰房。2013年,世人更透過齊柏林導演拍攝的紀錄片「看見台灣」,看到台灣珍貴稀有的藻礁海岸壯闊之美。

台灣長達1600公里的海岸線中,有藻礁分布的不到50公里。而座落於桃園市海岸線上的藻礁,北起大園區竹圍漁港,延伸到觀音海岸,南至新屋區永安漁港,則擁有連續約27公里長的地景。這不僅是全台面積最大,同時也是全世界少見的特殊景觀,更是目前發現最大、最完整的藻礁生態系。

藻礁。
圖片來源:行政院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https://bit.ly/2NopXqf。

可惜的是,桃園作為全台灣北部重要的工業區,幾乎全市三分之二的海岸皆已規劃為工商發展的開發地區。工業區的設置與工業廢棄物的不當排放,使得桃園海岸環境遭受嚴重污染,75%的藻礁目前已經遭到破壞,幾乎不再生長,而有些礁體則呈現死寂。目前僅有觀音區小飯壢溪口以南,新屋區後湖溪口以北的4公里海岸,在2014年由桃園縣政府依野生動物保育法公告為「觀新藻礁」保護區,投入經費與資源,保留比較完整的藻礁海岸。

然而,由於台灣面臨能源轉型,為了因應2025非核家園的期程,天然氣的發電比例目標將由現行的30%調高到50%目標。考量北部使用天然氣的需求,中油選址在桃園觀塘工業區投資,預備以填海造陸的方式開發第三座液化天然氣接收站,這使得大潭區的藻礁瀕臨活埋,其生態面臨嚴峻的生存危機。

異地復育與異地建站的攻防戰

藻礁生態系統是個完整連續性的地形,不僅只有裸露在水面上的礁體,還包括水面下更大規模的結構。目前中油的開發案正在進行相關行政程序的審查,尚未有定案,但是中油已經備妥天然氣儲槽區的用地以及施工的碼頭。倘若中油在觀塘工業區的第三天然氣接收站開發案通過,將對藻礁開腸剖肚,台灣將再也沒有健康的藻礁,對自然環境的永續影響甚鉅。然而,中油表示第三天然氣接收站是配合政府政策與人民的用電需求,興建的預定地已通過環評,確保興建的儲存槽每年有300萬噸的供氣量。中油也宣稱,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的預定地沒有與大潭藻礁保護區重疊,同意採迴避替代方案縮減開發規模,以降低工業區興建後對藻礁的影響程度。中油更承諾未來將採取「生態補償」措施,執行社區回饋、協助藻礁異地復育與投入監測藻礁生態與研究。

中油天然氣接收站預定地與大潭藻礁相對位置圖。
圖片來源:中央社, https://bit.ly/2uvyy3a。

環保團體與學界對將蓋在大潭藻礁上的第三天然氣接收站則提出反對意見。他們依台電所提出的數據與資料表示,第三天然氣接收站興建幾年後將呈現供過於求的情況,並且設備的利用率也不高,質疑是否果真有必要犧牲七千多年的珍貴藻礁生態,來換取20年的天然氣使用。此外,上一次觀塘工業區的環評案是在民國89年通過,至今已經過了18個年頭了,當初還不了解藻礁的價值與一級保育類的存在,呼籲應該重啟環評,考慮異地建站的其他方案。

再者,中油的填海造地、圍堤造港對整個藻礁生態系的破壞範圍甚大,影響深遠。除了污染的考量之外,工業區的興建會帶來的淤積沙,將覆蓋住藻礁使其死亡。農委會特生中心的學者劉靜榆經實地探勘調查也發現,在第三天然氣接收站施工範圍的大潭藻礁,目前有生長狀況佳的殼狀珊瑚藻,有些地區可媲美、甚至更優於已列入保護區的觀新藻礁。然而,假如再興建工業港,桃園海岸僅存的25%藻礁體,也將逐漸受到影響而慢慢消失。此外,因為中油預定興建的儲氣槽位置緊鄰潮間帶,除了藻礁以外,正是一級保育類柴山多杯孔珊瑚的分布點。最近幾個月,更發現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IUCN)列為「瀕危」的雙髻鯊(或稱為紅肉丫髻鮫)的幼鯊出沒在此,藻礁很可能是這些鯊魚在台灣西北海域重要的孵育場。學者與環保團體於是建議,中油應針對大潭藻礁周邊生態系進行更詳細的評估。對於中油所提出的異地復育方案,中研院學者陳昭倫表示可行性不高,柴山多杯孔珊瑚這些生物只要異地,便不可能繼續生長,全世界至今也沒有成功移植的報告。

IUCN列為「瀕危」的雙髻鯊幼鯊在藻礁出沒,藻礁很可能是他們在台灣西北海域重要的孵育場。圖片來源:藍苡瑄攝影,https://anntw.com/articles/20180702-i4ts。

從規劃中觀塘工業區之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的開發與沿岸藻礁生態系的保育爭論案例中,我們可以觀察到的是大多數國家在工商業發展過程中幾乎都會面臨到的能源開發與環境保育爭議,這類的衝突經常發生,而且往往事難兩全。

受傷的土地與弱勢的沿海社區居民

桃園濱海偏鄉農漁村景致宜人,過往更是海洋資源豐富,有許多在地人孩提時期的美好回憶。但回顧這片土地的歷史,其實充滿著許多先民努力的痕跡與無奈的辛酸,尤其沿海的幾個社區,因為工業區開發等人為因素,漸漸增加這個地區的環境承載,居民被迫概括承受工業污染與廢棄物等嫌惡設施,他們的生活經驗是沿海環境惡化的最佳見證。

以防風林為例,防風林(木麻黃)具有雙重作用:一方面可以屏障海岸內陸的安全,擁有保障居民生活的功能,被認為是保安林;另一方面,因為有防風定沙及防鹽霧的功能對維持自然生態功不可沒,素有「綠色長城」之稱。然而,基於經濟發達與產業發展的考量,桃園沿海土地陸續而且大規模地被開發,使得防風林大面積地減少。 さらに17語

Paper

馬克思的生態主義:1818 – 2018

作者:加雷斯·戴爾(Gareth Dale),Brunel University

原文 / 翻譯:蛇夫

200年前,卡爾·馬克思出生在德國特里爾。這位政治經濟學家的學說一直以來都飽受激烈爭議。《生態學家》是最早研究馬克思生態思想的雜誌之一,其在1971年就發表過相關論文。加雷斯·戴爾是《綠色增長》一書的編輯,他的這篇文章重新審視了馬克思對自然和社會的主張,以及後人最初是如何解讀馬克思的。

雖然世界各地都有人在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但當下的狀況卻是他既不希望看到也沒有預料到的:地球繼續為資本主義所統治,且被它日益撕碎和煮熱。

在他誕辰100周年的1918年和150周年的1968年,都出現了進步社會運動在世界範圍內風起雲湧的現象。

在那些時候,人們認為馬克思是階級鬥爭、革命和後殖民主義征服的理論家,但忽視自然問題。環保主義者雖然承認馬克思主義的價值,但價值不在於他的生態分析。

馬爾薩斯的悲觀主義

生態學家塞爾(G. N. Syer)在1971年發表的一篇論文就是這種觀點的代表。該文讚揚了馬克思追求平等和人類普遍解放的熱情,也認可他所理解的自然與社會的“辨證”關係——即人是自然的一部分,而不是其統治者。

但該文更多是對馬克思的批評。首先,塞爾認為馬克思的一些預言並不準確。 比如,資本主義引發社會兩極分化和週期性危機的結論似乎已被證偽:塞爾觀察到,世界各處的貧富差距“幾乎都在縮小”,而經濟的“繁榮-蕭條週期”也已經因為“凱恩斯主義經濟理論的實踐”而得到克服。

另外塞爾認為,馬克思更重大的錯誤是認同了那個時代對無限物質進步的信仰,而沒有認識到馬爾薩斯的悲觀主義的正確性。換言之,馬克思對物質進步給地球造成的壓力以及隨之而來的污染和資源枯竭都視而不見;與恩格斯相反,他“完全沒有意識到自然的脆弱性——比如土壤,也沒有考慮地球資源耗盡的可能性”。

核心關切

到馬克思誕辰二百周年時,世界已經變得如此不同。

馬克·費希爾(Mark Fisher)所謂的“資本主義現實主義”主導著這個時代——人們感到沒有別的制度明顯可以取代資本主義,但普遍認識到危機的存在,包括人類社會與自然之間的關係的危機。

在這種情況下,發現馬克思的生態思想意義重大。

雖然人們早就知道馬克思的異化概念包含了人類社會與自然世界的隔閡,但直到上世紀末,依靠大衛·哈威等人的努力,馬克思的生態思想才廣為人知。 さらに41語

最新文章

partie 3 sur 3  des contes de mars 2018  texte original chinois par ‘oncle hung jai’

中文作者:雄仔叔叔    三月開古 原文 三之三
ça donne l’air de grande amitié さらに150語

Politics 政治

艾育吠陀與健康

節自於2018/3/12由Medha主談的艾育吠陀與瑜伽 線上分享會. (點擊cc或鍵盤看字幕)

古儒吉說: 健康是動態人生的展現. 如果你很健康, 不表示一直都會是健康的. 如果有疾病, 也不表示你一直都會是有病痛的

人為什麼會生病呢? 是因為這3個dosha失去平衡.

為什麼會失衡呢? 正是因為不適當的飲食, 不適當的生活方式及不適當的環境. 但也能透過適當的飲食, 生活方式及環境將其平衡回來.

身體容忍度是很高的, 能承受我們如此濫用. 但如果我們持續活在不適當的飲食, 生活方式及環境. 這樣會造成不平衡之餘, 也導致疾病.

飲食

在艾育吠陀中, 飲食並沒有特定的公式. 針對kapha, pitta, vata的人有不同的飲食建議, 或許我們能在下次 “艾育吠陀與心智” 中進一步說明. さらに21語

心智Mind

締切2/28「2018ファームステイ」

日本から参加募集中
「2018 Farm Stay ファームステイ」

夏休みファームステイ開催地域
アメリカ合衆国 ニューヨーク、パラスカイ町(Syracuse, NY近郊)

お子様対象年齢
小学5年〜高校2 キッズ単身参加

開催日程
夏休み中:A日程:2018年7月21日(土)〜7月29日(日)8泊9日

アクセス
日本 ⇔シュラキュース, NY

送迎
あり[シュラキュース空港ピックアップ/往路復路]
宿泊
マティソン牧場 Mattland Farm
583County Rt. さらに20語

全球一萬五千科學家的拯救地球綱領

譯:蛇夫

編者按:今年11月13日,全球一萬五千名科學家發表報告,警告人類當前的環境破壞與地球暖化危機,已面臨臨界點。當時香港媒體都有報導,不過非常簡單。我們特別將全文翻譯,因為這些科學家不只警告,其實還有一套行動綱領,當中更指出,貧富懸殊與男女不平等,也影響環境,所以也必須加以糾正。報告還指出了當前的經濟發展模式,尤其是金融投資,也要負上責任。當全球人類都越來越關注整個地球的可持續性的時候,香港政府,卻大張旗鼓去搞垃圾徵費,實在諷刺。與其說這是促進環保,不如說是轉移視線,不讓大家正視真正的問題。下面是原文連結。

二十五年前,“擔憂的科學家聯合會(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和一千七百多名獨立科學家,包括大多數在世的諾貝爾科學類獎項獲得者,共同發表了《1992年世界科學家對人類的警告》一文(原文的補充檔S1連結失效——譯者注)。這些擔憂的專業人士呼籲人類減少環境破壞,並提醒說:“為了避免人類的巨大災難,我們需要在管理地球和生活方式上做出重大改變。”他們在文中展示了人類正處於與自然界的衝突之中,也表達了對地球正在、即將或可能遭受的破壞的擔憂,包括臭氧消耗、淡水污染、海洋生物減少、海洋死亡區、森林消失、生物多樣性破壞、氣候變化和持續增長的人口所帶來的問題。他們宣稱,為了避免目前衝突帶來的後果,人類迫切需要做出根本性改變。

1992年的作者們擔心,人類對地球生態系統的壓榨正在超出其維持生命網路的能力。他們提到,生物圈在很多方面將很快達到可容忍極限——一旦越過這些極限,將出現重大且不可逆轉的傷害。科學家懇求人類控制人口,因為大量人口帶來的壓力會抵消其他追求可持續發展的努力(Crist et al. 2017)。但自1992年以來,世界人口又增加了20億,增幅高達35%。其他的懇求包括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淘汰化石燃料、減少森林砍伐和扭轉生物多樣性崩潰的趨勢。

在他們發出呼籲二十五周年之際,我們回顧這些警告並通過探索這期間的資料評估了人類的應對。結論是,自1992年以來,除了平流層臭氧層得到穩定之外,人類在解決這些已被預見的環境挑戰方面普遍沒有取得足夠進展;更令人擔憂的是,其中大部分問題變得更糟了(下圖)。尤其糟糕的是,目前由於燃燒化石燃料(Hansen et al.2013)、砍伐森林(Keenan et al.2015)和農業生產(特別是養殖用於肉類消費的反芻動物)(Ripple et al.2014)造成的溫室氣體增加,很可能引發災難性的氣候變化。此外,我們已經開啟了五億四千萬年來的第六次大規模滅絕事件,許多現有物種將在本世紀之內滅絕或達到註定滅絕的狀態。

上圖是1992年警告中確認的環境問題之後的變化趨勢。灰線部分為1992年之前,黑線則是之後。圖(a)顯示了會消耗平流層臭氧的鹵素氣體的排放情況,其中假設自然排放常量為每年0.11 Mt CFC-11。

圖(c)顯示了自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雖然捕撈力度增大,但海洋捕撈量卻在下降(補充檔S1連結失效——譯者注)。

圖(f)為脊椎動物豐度指數,已經根據分類學和地理學偏差進行了調整,但由於針對發展中國家的研究較少,所以資料並不完整;可以看到,從1970到2012年間,脊椎動物數量下降了58%,其中淡水、海洋和陸地種類數量分別下降了81%、36%和35%(補充檔S1連結失效——譯者注)。

圖(h)顯示了每五年氣溫平均值的變化。 さらに47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