タグ » 環境

Alterna / Sustainable Brands.jp

Contributing writer  ( 2016 – Present )

The latest issue  最新記事はこちら→ Click

Writing

グアテマラの片田舎から

今のところCicig関連で新しい動きはありませんが、少しずつ政府に対する反対の声が大きくなりつつあるように感じます。まだまだ状況は不透明、ってところでしょうか。

先日のエントリーのミネラ・サン・ラファエルに関連して、の話を一つ。サン・ラファエルは憲法裁判所の判決を納得はしていないものの従うと声明を出していますが、同時に「シンカ族がいるというのなら、必要な住民投票を行わないまま採鉱許可を出したエネルギー鉱山省に責任がある」として国を訴えることをも検討しているようです。勝訴して賠償金の支払いが命じられたとして、グアテマラは払わないような気が。あ、国に払うお金で相殺していけばいいのか。

サン・ラファエルの親会社であるタホー・リソーシスの方は、株主からこのエスコバル鉱山で大きな損失を出しているとして、株主から訴えられていると聞きます。

実際、先日の憲法裁判所の判決が下った時、株価がすとーん。

崖が出来とるがな。

もっとも、この辺りが底値だったようで、本日は再び右肩上がり。とは言え終値は3.76カナダドルですからまだ元に戻ったとは言えません。

過去5年を見るともっとすごい。

ジリ貧感がハンパない。同社はカナダとペルーでも採鉱を行っているので、全てがエスコバル鉱山のせいではないのでしょうが、2017年の真ん中ぐらいにある絶壁はエスコバル鉱山の操業停止命令が出された時期と一致するようです。

なお、上の指標はグーグル先生の物ですが、カナダドルなのでカナダ市場の金額。ニューヨーク市場も動きはほぼ同じではないかとは思いますが。

どちらにしても、グアテマラの田舎の鉱山が、ニューヨーク証券取引所に上場している会社に影響を及ぼすというのもなかなかものすごい。それも人口数千人の、グアテマラでも一握りにすら満たない民族の主張によるものだというのだから、なおさらです。

住民投票の実施はまだ詳細を詰める必要があるため、いつになるかは不明のまま。多額の損失を出しながらもエスコバル鉱山の再開を待つつもりなようですから、鉱山っていい商売何でしょうねぇ。

2018

操業できない鉱山会社

いろいろとあった日ですが、今日のニュースは何と言ってもこれ。

La actividad de minas y canteras tiene un peso en la economía de 0.7% y para este año se proyecta que tendrá una caída del 31%.

さらに38語
2018

三蚊雞太熟嘅香蕉 hk$3 overripe bananas

三蚊雞太熟嘅香蕉

唔識食嘅地球人

買了一蔬超熟的香蕉,先至三蚊雞(照片看見的只是其中一半)。但這係霸權連鎖超市,我心裏想點解會賺錢賺到盡。如果有點良心的話,減價就應該早啲啦,唔應該等到啲蕉熟到好多黑點,而且店員提點我托下面,唔好係上面拎,因為咁樣會扯爛。但問心果句,邊個會買咁熟嘅香蕉呀?慳家嘅主婦都會嫌三嫌四囉。咁樣結果就係浪費同埋倒去堆填區囉。真折墮!
諷刺嘅係,最近播第二輯嘅 rthk 惜食地球人2 上一輯2016年有一集(食得唔好嘥)講到百分之五十嘅食物重種植到餐桌中間可能浪費咗 如果批發商、超市、等唔好帶頭唔靚唔要,又唔好賺錢賺到盡,擺到爛先至來減價,也許會互謂商家、消費者和環境三方面!

so i bought 7 or 8 very ripe bananas (half of them were shown in pic) for a dirt cheap price of hk$3, i.e. さらに125語

Justice Sociale 社會公義

關於膠禍,你要知道的事

人體健康,回收的處境,各地立法和對商界的影響

Photo Credit: NOAA (link below)

即棄塑膠對環境造成的污染,已在全球各地掀起討論一段時間,從最初主要由環團帶起討論,至今正在各國醞釀立法禁用即棄塑膠的民意基礎。塑膠污染既在生物鏈中作惡,影響食品安全;也因可見的立法進程,將為市民和商界帶來改變。膠禍實達到前所未見的切身程度,也因而受廣泛報導。本文將多個報導及學術研究整合分析,解說塑膠污染問題。

膠的暴發式增長

約50年前,化學家研究出聚丙烯(polypropylene)及其他可被廣泛應用的塑膠,自此塑膠制品生產量由每年約2百萬公噸增長至每年3億8千萬公噸,增幅達189倍[1]。可怕的是當中多達近7成都屬即棄塑膠制品。普通城市人如我的日常生活中,如非自發盡量走塑,每天製造的即棄塑膠多到令我不舒服。一日裏經我們手即日丟棄的可以有麵包袋,商場門口派發的雨傘袋,飲品膠樽,即棄餐具,飲管…在香港和台灣,這更是與街頭小吃和冷飲外帶文化分不開。

對人體健康的潛在影響

本年4月香港教育大學研究發現,香港水域微塑膠含量最高達每100立方米27,909件,同一研究亦檢驗60條烏頭,其中6成樣本含有微塑膠。樣本內含有的塑膠種類,正與飲管、膠樽及膠袋等成份相同。這次雖並非大型研究,但足證微塑膠已經進入香港水域及食物鏈。再進一步解構,繼而最令人感到擔憂的是,微塑膠可吸附海水中持久的有毒物,並透過海產進入人體。以其中一種相關有毒物多溴聯苯醚 (PBDEs)為例,它是潛在的內分泌干擾物,影響甲狀腺功能;亦有可能影響行為、神經系統發展、免疫系統和肝臟[2]。

市民除了食用海鮮,飲用自來水或樽裝水也恐怕是在飲膠落肚。世界衛生組織於今年3月發布的報告就指出,測試中93%的樽裝水都含有不同含量的微塑膠[3]。而另一較早前發佈的研究亦顯示,微塑膠亦出現在自來水樣本中[3]。

當回收不能完全解決問題

完善的收集系統,以至清潔回收可以是出路,政府在2017年向私人營辦商批出合約,建造廢塑膠樽處理設施最快於2019年落成,屆時你和我所用的膠,如果乾淨地收集到作回收用途,可無須再出口到內地,而可以在本地處理成較高質的塑膠原材料。問題一是設施未建成,問題二是並非清潔回收仍未成氣候,大部份人還是將所用的塑膠(乾淨與否)都作普通垃圾棄置。在如此前提下,加上中國收緊塑膠垃圾進口標準,我們仍需尋找其他解決辦法。

將來的立法

英國,法國,台灣,加拿大美國一些州份/城市開展了立法程序,正式禁止部份膠袋及塑膠制品。歐盟動議立法之先,詳細衡量現時塑膠污染的規模,公眾利益,立法以外的選擇,立法對業界的影響等,歸納出立法是可取的選擇[6]。在台灣,立法程序引起熱議,因此法例勢將影響飲食業經營。飲食業界將需要改用可生物降解的塑料,紙制品,或是還原最基本的方法-不提供即棄用品,使用耐用制品。

變幻原是永恆,但願迎來是明智的改變

無論是主動尋求改善塑膠污染的人,抑或是主張business as usual的商人,可以預見的是我們將迎來多方面的改變-塑膠污染對人體影響愈見明顯,市民愈來愈關注污染問題,生活以至消費模式漸漸改變,甚至將來可能的立法。一個人能做的不多,或許我們目前仍難以完全走塑;但我希望透過傳播關鍵的訊息,社會能共同朝往明智的方向發展。

參考報導及資料來源

[1] Economist: The known unknowns of plastic pollution  さらに84語

Commentary 評論

搶救大潭藻礁事件的社會觀察

林君諭/國立台北大學通識教育中心  

藻礁到底是什麼?又為何要搶救藻礁?

2018年4月28日,由多個關心桃園藻礁的民間團體共同組成的「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在總統府前的凱達格蘭大道召開記者會,並且舉辦了藻礁永存音樂會。在這個活動中,多個關心生態的環保團體齊聲表達「保護藻礁永不妥協」的信念,藉以喚起社會各界對藻礁的重視與保護的必要。

藻礁永存音樂會。圖片來源:作者。

對許多台灣人而言,藻礁可能是個陌生的名詞。藻礁是由無節珊瑚藻(也稱為殼狀珊瑚藻)在硬基質上生長造成的生物礁,由珊瑚藻一層層堆疊而成,十年才生長一公分,是極其珍貴的生態。日前經學者證實,桃園藻礁歷經約7600年的孕育,蘊含生物上的多樣性與地質上的豐富性,其多孔隙的特殊性是海洋生物的育嬰房。2013年,世人更透過齊柏林導演拍攝的紀錄片「看見台灣」,看到台灣珍貴稀有的藻礁海岸壯闊之美。

台灣長達1600公里的海岸線中,有藻礁分布的不到50公里。而座落於桃園市海岸線上的藻礁,北起大園區竹圍漁港,延伸到觀音海岸,南至新屋區永安漁港,則擁有連續約27公里長的地景。這不僅是全台面積最大,同時也是全世界少見的特殊景觀,更是目前發現最大、最完整的藻礁生態系。

藻礁。
圖片來源:行政院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https://bit.ly/2NopXqf。

可惜的是,桃園作為全台灣北部重要的工業區,幾乎全市三分之二的海岸皆已規劃為工商發展的開發地區。工業區的設置與工業廢棄物的不當排放,使得桃園海岸環境遭受嚴重污染,75%的藻礁目前已經遭到破壞,幾乎不再生長,而有些礁體則呈現死寂。目前僅有觀音區小飯壢溪口以南,新屋區後湖溪口以北的4公里海岸,在2014年由桃園縣政府依野生動物保育法公告為「觀新藻礁」保護區,投入經費與資源,保留比較完整的藻礁海岸。

然而,由於台灣面臨能源轉型,為了因應2025非核家園的期程,天然氣的發電比例目標將由現行的30%調高到50%目標。考量北部使用天然氣的需求,中油選址在桃園觀塘工業區投資,預備以填海造陸的方式開發第三座液化天然氣接收站,這使得大潭區的藻礁瀕臨活埋,其生態面臨嚴峻的生存危機。

異地復育與異地建站的攻防戰

藻礁生態系統是個完整連續性的地形,不僅只有裸露在水面上的礁體,還包括水面下更大規模的結構。目前中油的開發案正在進行相關行政程序的審查,尚未有定案,但是中油已經備妥天然氣儲槽區的用地以及施工的碼頭。倘若中油在觀塘工業區的第三天然氣接收站開發案通過,將對藻礁開腸剖肚,台灣將再也沒有健康的藻礁,對自然環境的永續影響甚鉅。然而,中油表示第三天然氣接收站是配合政府政策與人民的用電需求,興建的預定地已通過環評,確保興建的儲存槽每年有300萬噸的供氣量。中油也宣稱,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的預定地沒有與大潭藻礁保護區重疊,同意採迴避替代方案縮減開發規模,以降低工業區興建後對藻礁的影響程度。中油更承諾未來將採取「生態補償」措施,執行社區回饋、協助藻礁異地復育與投入監測藻礁生態與研究。

中油天然氣接收站預定地與大潭藻礁相對位置圖。
圖片來源:中央社, https://bit.ly/2uvyy3a。

環保團體與學界對將蓋在大潭藻礁上的第三天然氣接收站則提出反對意見。他們依台電所提出的數據與資料表示,第三天然氣接收站興建幾年後將呈現供過於求的情況,並且設備的利用率也不高,質疑是否果真有必要犧牲七千多年的珍貴藻礁生態,來換取20年的天然氣使用。此外,上一次觀塘工業區的環評案是在民國89年通過,至今已經過了18個年頭了,當初還不了解藻礁的價值與一級保育類的存在,呼籲應該重啟環評,考慮異地建站的其他方案。

再者,中油的填海造地、圍堤造港對整個藻礁生態系的破壞範圍甚大,影響深遠。除了污染的考量之外,工業區的興建會帶來的淤積沙,將覆蓋住藻礁使其死亡。農委會特生中心的學者劉靜榆經實地探勘調查也發現,在第三天然氣接收站施工範圍的大潭藻礁,目前有生長狀況佳的殼狀珊瑚藻,有些地區可媲美、甚至更優於已列入保護區的觀新藻礁。然而,假如再興建工業港,桃園海岸僅存的25%藻礁體,也將逐漸受到影響而慢慢消失。此外,因為中油預定興建的儲氣槽位置緊鄰潮間帶,除了藻礁以外,正是一級保育類柴山多杯孔珊瑚的分布點。最近幾個月,更發現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IUCN)列為「瀕危」的雙髻鯊(或稱為紅肉丫髻鮫)的幼鯊出沒在此,藻礁很可能是這些鯊魚在台灣西北海域重要的孵育場。學者與環保團體於是建議,中油應針對大潭藻礁周邊生態系進行更詳細的評估。對於中油所提出的異地復育方案,中研院學者陳昭倫表示可行性不高,柴山多杯孔珊瑚這些生物只要異地,便不可能繼續生長,全世界至今也沒有成功移植的報告。

IUCN列為「瀕危」的雙髻鯊幼鯊在藻礁出沒,藻礁很可能是他們在台灣西北海域重要的孵育場。圖片來源:藍苡瑄攝影,https://anntw.com/articles/20180702-i4ts。

從規劃中觀塘工業區之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的開發與沿岸藻礁生態系的保育爭論案例中,我們可以觀察到的是大多數國家在工商業發展過程中幾乎都會面臨到的能源開發與環境保育爭議,這類的衝突經常發生,而且往往事難兩全。

受傷的土地與弱勢的沿海社區居民

桃園濱海偏鄉農漁村景致宜人,過往更是海洋資源豐富,有許多在地人孩提時期的美好回憶。但回顧這片土地的歷史,其實充滿著許多先民努力的痕跡與無奈的辛酸,尤其沿海的幾個社區,因為工業區開發等人為因素,漸漸增加這個地區的環境承載,居民被迫概括承受工業污染與廢棄物等嫌惡設施,他們的生活經驗是沿海環境惡化的最佳見證。

以防風林為例,防風林(木麻黃)具有雙重作用:一方面可以屏障海岸內陸的安全,擁有保障居民生活的功能,被認為是保安林;另一方面,因為有防風定沙及防鹽霧的功能對維持自然生態功不可沒,素有「綠色長城」之稱。然而,基於經濟發達與產業發展的考量,桃園沿海土地陸續而且大規模地被開發,使得防風林大面積地減少。 さらに17語

馬克思的生態主義:1818 – 2018

作者:加雷斯·戴爾(Gareth Dale),Brunel University

原文 / 翻譯:蛇夫

200年前,卡爾·馬克思出生在德國特里爾。這位政治經濟學家的學說一直以來都飽受激烈爭議。《生態學家》是最早研究馬克思生態思想的雜誌之一,其在1971年就發表過相關論文。加雷斯·戴爾是《綠色增長》一書的編輯,他的這篇文章重新審視了馬克思對自然和社會的主張,以及後人最初是如何解讀馬克思的。

雖然世界各地都有人在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但當下的狀況卻是他既不希望看到也沒有預料到的:地球繼續為資本主義所統治,且被它日益撕碎和煮熱。

在他誕辰100周年的1918年和150周年的1968年,都出現了進步社會運動在世界範圍內風起雲湧的現象。

在那些時候,人們認為馬克思是階級鬥爭、革命和後殖民主義征服的理論家,但忽視自然問題。環保主義者雖然承認馬克思主義的價值,但價值不在於他的生態分析。

馬爾薩斯的悲觀主義

生態學家塞爾(G. N. Syer)在1971年發表的一篇論文就是這種觀點的代表。該文讚揚了馬克思追求平等和人類普遍解放的熱情,也認可他所理解的自然與社會的“辨證”關係——即人是自然的一部分,而不是其統治者。

但該文更多是對馬克思的批評。首先,塞爾認為馬克思的一些預言並不準確。 比如,資本主義引發社會兩極分化和週期性危機的結論似乎已被證偽:塞爾觀察到,世界各處的貧富差距“幾乎都在縮小”,而經濟的“繁榮-蕭條週期”也已經因為“凱恩斯主義經濟理論的實踐”而得到克服。

另外塞爾認為,馬克思更重大的錯誤是認同了那個時代對無限物質進步的信仰,而沒有認識到馬爾薩斯的悲觀主義的正確性。換言之,馬克思對物質進步給地球造成的壓力以及隨之而來的污染和資源枯竭都視而不見;與恩格斯相反,他“完全沒有意識到自然的脆弱性——比如土壤,也沒有考慮地球資源耗盡的可能性”。

核心關切

到馬克思誕辰二百周年時,世界已經變得如此不同。

馬克·費希爾(Mark Fisher)所謂的“資本主義現實主義”主導著這個時代——人們感到沒有別的制度明顯可以取代資本主義,但普遍認識到危機的存在,包括人類社會與自然之間的關係的危機。

在這種情況下,發現馬克思的生態思想意義重大。

雖然人們早就知道馬克思的異化概念包含了人類社會與自然世界的隔閡,但直到上世紀末,依靠大衛·哈威等人的努力,馬克思的生態思想才廣為人知。 さらに41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