タグ » 日本

日本 - 东京 之旅 2018 (Part 27) 皇居

我的#日本 #东京 之旅 (Part 27) #皇居

虽然皇宫坐落在东京市中心,但四周却被漂亮的护城河和覆盖着树木的场地包围着,这是繁华都市中少见珍贵的自然风景。皇居有三个花园是免费开放于大众。其中有我们之前于游玩及讲解的东京御苑东御苑(皇宫东园),小京外苑(皇宫外园)和北丸之谷公园。这里是东京市最大的绿色地区,其场地受到细心的照顾,是游客参观的首选目的地。

然而,任何对历史,文化和自然有兴趣的人也不会错过参观天皇居住的地方“皇居”。皇居是江户时代德川历代将军的居城。在1868年明治维新后,天皇把居住了一千多年的皇居从京都迁到了东京。

但是如果你想探索这神秘的皇宫,你可以参加由宫厅举办免费参观皇宫行程。但它只开放一小部分给予大众参观及需要预约。游览每天两次:时间为上午10点和下午1点30分,并且在周日,周一,公共假日(但该假日卫周六除外)和12月28日至1月4日的新年假期休馆。

您可以通过网站提前预约(免费入场),也可以在同一天早些时候抵达并前往桔梗门的办公室,只要当天人数没满,你就可进去参观。

我们在网站上预订,首先进入宫内厅的预约网站,点击“参观申请”并填写所需信息即可,是不是很简单呢?申请被接受后,不得更改参观日期和时间,参与者的人数和名单以及其他详细信息。注意:申请可以在前个月的第一天上午5:00以前及你想要参观日期的前4天通过网站进行预约都可接受。

你必须在你预约时间的最迟的前10分钟抵达桔梗门。请记住:你必须打印网上预约的表格证明有效身份以进入皇宫。参观的时间在工作人员的陪伴下大约75分钟及中间不能擅自离开参观小组。作为一般规则,游客不允许在游览中途返回。

整个游览行程大约徒步2.2KM和我们只能看到建筑物的外观。工作人员的解释和指示将仅以日语提供。我们所看到的建筑物都是二战后时代建造的。

在这游览行程我们看到重建于1659年江户城的遗迹中最为古老的三层橹楼名为“富士见橹”。我们在继续我们的游览,在我们眼前的是“宫内厅厅舍”建于1935年。战后,从1952年10月到1969年3月的这段期间,三层被作为临时的宫殿使用。

再来工作人员把我们带到1968年由铁骨钢筋混凝土构造的“宫殿” (The Imperial Palace)。在元旦及天皇诞辰时的普通参贺便在这个广场举行的。在面向着“长和殿”的中央露台上,以天皇与皇后的皇族接受众人的祝贺,并由天皇致辞。

在这里我们也参观了 “正门铁桥”通常被称为 “二重桥”。有着日本国民所熟知的正门铁桥和据说是在三代将军家光时期从京都,伏见城迁移过来的伏见橹。

虽只是那一小部分,但我们对那皇宫的构造叹为观止。在皇宫,我们在纪念品商店购买皇宫特制的纪念品。

入场费: 免费 (您可以通过网站提前预约,也可以在同一天早些时候抵达并前往桔梗门的办公室,只要当天人数没满,你就可进去参观。)

开放时间 :上午10点和下午1点30分,并且在周日,周一,公共假日(但该假日卫周六除外)和12月28日至1月4日的新年假期休馆。

#日本
#东京
#皇居
#两姐妹的单独之旅
#LifeCornerStory
我的 #东京 #省钱 #交通 之旅

 

Travel - Backpack; (Japan/ Tokyo February 2018)

Dining Cafe Square

Assalam alykum from Japan.

日本から、アッサラーム アライクム。

Lunch with High school mates.

Photos are one of lunch menu for 1 person.

高校時代の友人達とランチ。

写真は1人分のランチ。

Food 食事

Week 6

連続 れんぞく continuation, succession, series

断食 だんじき fasting

繊細(な)せんさい delicate

感触 かんしょく texture

浮く うく float

塊 かたまり embodiment

主語 しゅご subject

解散 かいさん breaking up (a meeting); dispersing (a crowd); dissolving (a company) さらに80語

ブログ

日本 - 东京 2018 (Part 26 皇居东御苑 )

我的#日本 #东京 之旅 (Part 26) #皇居东御苑

东京车站周围虽有无数的高楼大厦,然而里头竟然还有个大儿美的花园,游览花园可能是最便宜和让自己放松的方式来享受这大城市。我们建议你把目前是日本皇室和皇室的官方住所的花园应该放在你其中一个游玩旅游景点。

在参观皇宫(稍后解释)的同时,我们也游玩了皇居东御苑。皇居东御苑建始于1961年,将皇居东区旧江户城的本丸、二之丸、三之丸的一部份整顿为皇居附属庭园。皇居东御苑也名为东京东御苑,包括原本丸和二丸丸地区,总面积21万平方米。 它仅有其中一部分的地方是开放于大众。虽然没有江户时代的原始建筑物,但仍然可以看到当时的护城河,城墙和入口大门,这也令人印象深刻。

位于皇居东御苑的建筑有东京音乐厅(Toukagakudo)和三藏丸子(帝国收藏馆),以及宫内厅音乐,档案馆和宫内厅书陵部。在本丸,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大草坪,很多人坐在那放松着享受四周环境。

沿着路上的道路,我们看到一座城塔遺跡在丘陵上,那城塔曾是城堡最内层的建筑它就这么在我们的眼前。江户城是曾是德川将军的住所,于1638年建成并日本历史上最高的城堡塔。但仅在几年后的1657年,它就被一场遍及全市的大火摧毁,并且自此以后未被重建。

在这座被烧毁的城堡塔,只剩下墙壁的石块,我们可以近距离地看到用来建造城堡墙壁的巨大石块。 我们走上城堡塔大院的一部分,并俯瞰着一片洁净无暇的宽阔棕色草坪。在本丸地区也可以看到许多武士训练馆的遗迹。

来到这儿不要错过二之丸具有江户时代风格漂亮的日本花园,里头栽种着日本各地的各种植物。本丸和二之丸是代表日本江户时代遗留的花园之一。

在东御苑的大手门的入口处你还可以参观帝国收藏博物馆。在博物馆里,我们看到珍贵的艺术品和工艺品的珍藏,通过帝国家族世代相传。这些收藏包括来自世界各地,各种时代和国家的艺术。注意:博物馆内是不允许照相。


入场免费,入口大门有三处既是:大手门,平川门和北桔桥门。无需预约。只需通过安检后,通过门卫拿入场卡。记住:游玩后需把入门卡退还。时间:9:00〜16:30(4月中旬到8月开放到17:00;11月到2月开放到16:00),最后入园时间为时间结束前30分钟。休息日:周一,周五,新历过年假期(12/28〜1/3)以及一些特别重大活动。如果周一或是周五是国定假日,照常开放,则改成隔日休馆。

入场费 :免费

开放时间 :  09:00 – 16:30 (四月中 至 八月 开放到17:00)

休假日 :星期一, 星期五, 新年假期 (12/28 ~ 1/3) 及一些特别重大活动.


#日本
#东京
#皇居东御苑
#两姐妹的单独之旅
#LifeCornerStory
我的 #东京 #省钱 #交通 之旅

旅行

YAKUZEN Food 薬膳料理

Assalam alykum from Japan.

日本から、アッサラーム アライクム。

I wanted myself to health treat inside body by YAKUZEN food(medical cooking). My stomach was tired and wanted to avoid salty taste.

体の中こらトリートメントしたくなりましたので、薬膳料理。胃が疲れてたし、塩分をなるべく避けたかった。

⬇︎Korean healthy food.

韓国料理、サムゲタン。

⬇︎Dessert plate.

Food 食事

人妻的日文之路/Mayi

幾日前外子約了他的日本人朋友攜眷聚餐,他們都有一共通點就是妻子都是香港人。平日要育兒、舟車勞頓管接送、還有學校的兼職其實有點累,周末想休息一下。我推辭說:「你們都是日本人,同聲同氣,不需要有我在啊~」外子說他們都很希望他們的妻子能和我交流一下,那的確我已結婚十年,算是一個比較「資深」的日本人妻吧。那就抱多交一個朋友的心態出席了。

一位太太有要事所以未到,另一位很美麗大方的太太則在照顧孩子的夾縫中找機會問我問題。可是小孩都在,她忙我也忙,而且說來話長,很難一言半語就說清。美麗大方的太太問我:「我是不會日語的。你認為有必要學嗎?」我當時只簡單的答她應該學,但我沒有說明為什麼應該。她也問我:「那你是怎樣學的?」我說:「我學習日文的過程有點漫長,我回家打一篇文來說明會比較清晰。」所以,這篇短文是為那美麗大方的太太而寫的。

日本人人妻為什麼應該學日語呢?這要回帶到外子一句「さびしい」(很寂寞)了。大兒子回港之後,頭兩年我都全職工作,他由我媽媽照顧,平日則在國際幼稚園上學,於是他的廣東話突飛猛進而日文則不進則退,後來發展到兒子跟外子說話竟然用英文。外子很傷心,他說不能和骨肉至親用最自然最深入的母語聊天,感到失落。

把兒子換上妻子,不也是一樣?如果完全不懂對方的母語,不能和他聊天、聽他分享喜怒哀樂和生活種種,他不也是很寂寞嗎?

我第一年到日本留學,本來就動機不純,雖說是為了讀漢學,更像是為了逃情。(詳情請參看另一文章《一點甜》)所以我是零日文基礎到日本,而一年之後我會打招呼,聽得懂簡單日語,會查字典看報紙,但遠遠不是「熟」和「叻」的水平。Final year回到香港,我在中大副修日語,為了滿足學分要求我也修讀了很多日語課程。我最喜歡的是方韻老師的中日翻譯。

不過正式讓我下定決心要學好日語,是在婚後。

婚後我合約完了便飛到日本團聚,外子給我很多日文語言學校的單張、報名表,他說:「從今之後要在日本生活了,要在日本生活通行的就只有日文,而且我父母也只懂得日文,你還是學日文吧。」於是我用我最基本的日文水平,填寫了很多報名表,如果是一些有名的學校,還要求要寫一篇短文,說明為什麼希望在此學習日語。我很坦誠的寫:我專修語言學,本業是語文教師,我喜歡語言;我外子是日本人,我的兒子將來也是日本人,我希望能用他們的母語和他們溝通。

我心儀的早稻田落選了,但慶應義塾取錄了我讀日文別科一年課程。外子替我開心同時也驚訝:「聽說慶應義塾的日文比早稻田難考的……」那時我已經不深究難不難考入了,反正有書讀,有外子交學費,我就滿心歡喜的等待四月開學。

哥哥在十二月出生,所以開學時兒子才三個月大。慶應義塾別科的學生絕大部分都是外國大學來的精英交流生或者之後一年打算考研究員的外國留學生,所以課程要求嚴格、功課量也多,俗語說即是很「chur」。讀寫聽說,全部都有專門課程由專家講解。我還記得教日語會話和口音的老師是池田老師,她是前新聞主播;教我讀寫文法的是村田老師,她是語言學的教授。

校內我是學生,要專心上課、準時交功課、測考前溫習;不過其實校外也是「課室」,只是身份換了,學習的日語也不一樣。

上學前,我踏單車把兒子交到托兒所;下課後則到市場買餸、日用品,再到托兒所接兒子。托兒所每天都要寫一本類似手冊、日記的筆記,寫下兒子那天狀況,吃了多少、拉了多少、睡得好不好、體溫高低、心情如何等等,交給托兒所的姑娘;接回兒子後她們又會寫得滿滿的,告訴我兒子那天過得如何。因為帶著兒子,在公園或母嬰健康院會認識到一些媽媽朋友(日文叫「ママとも」);在家附近也認識到一些老太太,然後十分隨意地聊天、交換情報。

所以那一年,除了在校內接受正規的日語訓練,在校外也學會了很多實際生活上用到的日語和社交禮儀。

之後老公要到香港發展,我們也一家三口「回流」。我擔心日語會生疏,於是趁還牢牢記得的時候考了JLPT N1和BJT,這些證書也能幫助我他日回日本就業。不過要生疏還是會生疏,我重新到學校全職教書之後,除了面對外子,就真的沒有機會用日文,於是我的日文又開始退步了。

我的日文一直下沉,直到兒子轉到日本人幼稚園才有轉機。兒子幼稚園畢業之後,便到日本人幼稚園浸淫半年,等待翌年四月在日本人小學開學。日本人幼稚園的老師是日本人、通告是全日文、和其他家長商量也是日文,於是那一年我又重拾那些年我在東京學過的生活日語和禮儀。不過最大的轉捩點其實是-外子終於「屈服」,他不喜歡孩子看電視,所以一直沒有安裝日本電視頻道。可是後來為了確保他不在家的時間,孩子也有足夠機會接觸日語,於是我們便申請了機頂盒收看日本的電視頻道。當然不是所有頻道都適合孩子,我一般會長開NHK或NHK的教育頻道。電視在我們家就像一個窗口,讓我們和日本依然有聯繫、不脫節。

兒子讀日本人學校、我和日本人太太交往、我們一家看日本電視已四、五年。學習語言最重要的還是語境(context),我回想,我的日語進步最快是雙管齊下的時候:學校學習再加上生活運用。如今我沒有在學校學日語了,但兒子學校用日語,看的電視節目是日語,和日本媽媽LINE打日語、飯桌之間聊天是日語,我感到自己的日語是保持到的。

那如果一個日本人人妻不是在日本生活,孩子也不是讀日本人學校,那還需要學日文嗎?我還是鼓勵她學的。過來人身份是,我認識外子時我們只用普通話、英文溝通;如今我可用日文和報告生活、甚至和他打情罵俏了,他也會用日文捉弄我,說很多很有趣的事給我知。能夠用他的母語,和他溝通,進入他的世界,是幸福的。

學習一種語言,天份是其次,推動力才是最重要。我的推動力是什麼?很老土和肉麻,但那是真的,就是愛。因為愛,我希望能完全了解他、聽他說心事、分擔他的所有;我希望能孝順他的父母、認識他的朋友;我希望了解他的國族、知道他的歷史文化、世界觀和價值觀。就這樣而已。

所以,加油。很多同路人,你不孤單的。

香港

That One Time We Went To Tokyo

We can’t believe it’s been over a year since that one time we went to Tokyo – the first time for us. We’ll never forget it. さらに53語

Japan